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
处长信箱:saijinying@163.com

联系我们:85953991  85953195

案例
当前位置:
首页 >> 他山之石 >> 案例 >> 正文

对账单中暗藏的“玄机”――十堰市审计局查出一财务人员挪用专项资金纪实

2016-02-29 审计处 点击:[]

(来源:湖北省审计厅网站)

2015年,在全省组织的某县专项资金审计中,十堰市审计局通过对某专项资金的资金管理环节即专项资金的收取、存放和上解等实施重点审计,特别是重点审查资金收取后未及时缴库的资金存放状态,并结合调查相关的银行账户,核实银行对账单中的收支情况,查处移送某乡镇财务人员挪用专项资金的违法案件线索。

“干净明晰”的对账单

由于X县该专项资金主要由各乡镇征收,在了解基本情况和编制审计方案之后,审计组决定就近选择一个人口和资金量都较大的街镇进行试点审计,X县政府所在的Z街镇成为了试点。Z街镇下属的J单位近几年的专项资金(非税收入)征收额均在三百万左右,基本上都是收取现金后定期存入单位财务人员H某的个人存折,再同时划入某代理国库业务的商业银行,上缴县级财政国库。2013至2014年两年累计征收六百多万,通过七次上缴财政,平均三个多月上缴一次,每次上缴少则近五十万,多则上百万。经核实审计时段内征收和上缴总金额相符,用于过渡、汇集、上解非税收入的银行存折收缴每笔都是一目了然,清楚明晰。看似没有什么问题,但仔细琢磨,其间疑点颇多,为何要上缴财政时才将巨额现金存入个人存折,平时零星收取的现金在上缴财政之前存放在哪儿,有多少?是否还开设有其他个人银行账户?

“存放家里”的大额现金

在H某的汇缴个人存折里,有征收上缴的非税收入和单位申领回来的部分备用金。在乡财政统管的单位经费账上,备用金的申领,由乡财政开具现金支票,一般为上十万至几十万不等,有些存入H某个人存折,有些则直接是大额提现。仅2013年1-2月提取现金191.2万元,12月底又提取现金141.4万元备用,除部分存入存折,用于平时经费开支,剩余备用现金又存放在何处?在审计人员的追问下,H某始终狡辩,只有这一个银行账户,平时收取的非税收入大额现金都存放在家里,有些临时坐支用于经费开支,报完账后垫支的全都还回来,要上缴时再通过个人存折上缴国库;部分备用金未存入存折的,直接提现后也放在家里备用。非税收入收取和上缴数字都对得上。审计人员立即反驳了其说法,因为基本上经费开支不存在临时借用征收款项,若有,也应是极少数,金额不可能太大。在某一时间段,要一次性上缴财政上百万,几笔巨额现金同一天数次存入,这些现金难道都存放在家里吗?若放置家中,为何不是一次存入,而是上午下午分几次存入?面对审计人员的追问和反驳,H某也不作过多解释,反正就那两句,只有这一个银行账户,现金都放在家里,有些临时开支借用后又还回来,我的账都是清楚的。

欲盖弥彰私的“预支工资”

面对H 某软中带硬的狡辩和抵赖,审计人员感觉碰上了一个看似言语不多但却经验丰富的对手,个人账户上的巨额资金进出基本上都是现金交易,虽然其各种拼凑的垫支理由和荒诞的存放说法疑点明显,但这让审计人员着实不太容易抓实证据,既然是做贼,总会留下蛛丝马迹。果然,在频繁的现金收支中,有一笔10万元的资金进入审计人员的视野,这笔资金由一个陌生的账户转入,经查询,系H某单位同事账户,同事称当时家里盖房子向H某借现金10万元,H某要将资金上缴国库时催款,才转账归还,不止他一个人借款,单位其他好多人都借过。通过这一线索,审计人员立即对H某进行追问核实,H某又狡辩称有这样的情况,那是因为单位工资按季度发放,预支给部分职工的工资,据其回忆共陆续十多次挪用出借专项资金52万元给单位职工周转,10万、5万各两笔,其余三两万居多,基本上都是现金借出,要到缴库的时候催他们现金还回来,只有这一笔是转账归还。具体的出借时间和归还时间记不清了。这时他对大额现金存放在自己手中的说法又有了一个佐证,的确是有部分资金用于借给单位职工个人周转了,他自己个人没问题。当问及出借资金单位领导知情吗?H某倒是很利索回答不知情;出借资金有回报吗?他信誓旦旦地说没有任何回报。就此,H某觉得已经把情况(问题)向审计人员都交代清楚了,审计人员也应该就此罢手了,更何况审计人员在他们单位审计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,还有其他很多内容还要审计。

避实就虚的“交代存折”

虽然H某的交代解释了审计人员的部分疑惑,但凭着审计人员特有的职业敏感,这个“不辞辛苦”、“不惧风险”、现金交易的老手绝非这么简单,通过对银行对账单上另外几笔有转账交易的个人账户进行逐一核查,发现有H某的另外几个存折转入汇缴户的情况,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和对审计工作的配合,H某将这几个账户的银行对账单连同存折都提供给审计人员,经过对这几家开户银行查询核实,这几个存折往来业务非常单一,相互之间基本上没有往来,追溯查询到资金的最初源头却仍是大额现金存入,依旧无法解释汇缴存折上的大额现金存入。从上述的情况不难看出,H某是一个非常老练的财务人员,即使留有转账痕迹,也都是单线联系,互不交叉,且源头依旧是现金存入。这很有可能是H某实施的障眼法,用这几个存折来转移审计人员的视线,消耗审计人员的时间,让审计人员最终还是无果而终。

终露马脚的“大额支付”

审计人员立即转换思路,再回过头围绕汇缴户密密麻麻的银行对账单逐一核实,由于2014年5月后银行提供的对账单只有摘要、借贷余等信息,没有对方账号、现转标志等信息,审计人员重点对此时段之后的每一笔业务进行重点核实,大量的现金存入依然无法核实,但有一笔摘要为大额支付的款项(28万元)引起了审计人员的注意,既不是续存,也不是支取。大额支付的款项却是一笔资金来源,既然不是续存,那应该就是转账了。审计人员随即单刀直入追问H某,要求其提供转账的对方存折,H某先狡辩说这是一笔现金存入的非税收入,连同当天同时存入的其他几笔一样,当时就缴库了。在审计人员的反驳下又说记不清了,反正是不提供,在当时不具备向银行直接申请协助查询的情况下,审计人员要求由H某带领到其开户银行查询此笔资金的来源,这时,H某才不得不承认,并提供了其另外开设的一个个人存折。

拨云见日揭真相

原来2012年12月H某私自将现金收取的社会抚养费28万元存入其在中行开设的三个月定期存款账户,直至2014年9月22日才将此28万元上缴国库,期间共取得利息收入13604.11元由H某个人获取。至此,大额现金存放家里的谎言被戳穿,但这只是冰山一角,还有其他数笔现金存入的大额资金是何种状况依然是个谜,但上述查处的私自出借52万元、挪用理财28万元或许就是这些大额现金存放的主要表现形式。由于受审计时间和手段的限制,审计组决定将此案件线索移交司法部门。现在司法部门已经介入进行调查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。

如今,随着不法分子的犯罪手段越来越高明和隐蔽,对案件查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但再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。作为审计人员,在审计手段有限,无法查深查全查透所有疑点的情况下,既不能望而却步,故步自封,也不能面面俱到,无果而终。只要能攻其一点,查实一处就可以将其作为案件线索进行移交,其他更多的审计疑点也可以提供给纪检、司法部门,有助于他们查实查深查透更多违法问题。

(朱建新 叶晖)

上一条:“发票”现形记
下一条:27亿元特大虚假发票案背后

关闭